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新闻 > 正文

且听她胡卢而笑

2018-05-11 14:25:51来源:

父亲在屋后开了一方菜园子,用细树枝扎成篱笆围成一圈,篱笆缝里紫牵牛、粉牵牛探头探脑点缀其间,园子里的蔬菜果品应时换着五彩的新衣。到了秋季,但见火红的朝天椒骄傲地吹起小喇叭,果实们被逗引起虚荣心,纷纷争奇斗艳,橙橙黄黄,青青紫紫,热闹得很。每当此时,站在园子里的父亲甚是得意,仿佛眼前是虎虎有生气的千军万马,只因他指挥有方,果蔬们才各在其位,井井有条。可是,那年园子里来了不速之客——几只葫芦。种葫芦,父亲并无经验,本是为了新鲜,觉着菜园子里能垂吊几只曲线玲珑的观赏葫芦,煞是应景。但没想到,这葫芦竟成了父亲菜园子里的败笔。

这葫芦不是父亲常侍弄的已经习惯西北气候的果蔬,它有些娇贵,不耐寒,忌炎热,扯蔓之后,又要摘心、打顶,又得适时追肥、授粉,葫芦还招螨虫,爱生白粉病……总之,一丁点儿都不皮实。所以,在父亲粗放式的管理下,这几只葫芦在菜园子里成长为一批腰身不够玲珑、表皮不够光滑、形体不够饱满的残次品,又因为采收和晾晒时把握不到位,该凸肚时却凹肚,遍身长满霉点……很不受过往乡亲待见。这些丑八怪葫芦,让父亲相当不得劲儿。

我赶忙给父亲宽心:“没关系啊老爸,您有巧手闺女一枚,任葫芦们丑出天际,您闺女也有法子焕发它如花美颜。”吹牛是随口的事儿,呼啦一下就把一众歪七扭八的发霉葫芦“吹”到了我家的书桌、餐桌、酒柜、博古架上……它们都腆着长满霉斑的脸,站在我家各处不怀好意地瞅着我,就好像,真正要出丑的,不是它们,而是我。

我硬着头皮充内行,煞有介事在厨房里将丑葫芦们蒸煮、去皮、晾干,而后摆出专业人士的样子远观近瞄,比比画画,做出造型与设计的样子。老爸看见我的架势,很是放心,便放出话去:“我闺女正在设计一批葫芦手工艺品!”我顿感骑虎难下……

好吧,为了让老爸放出去的话尽快得到验证,先拣相对容易操作的彩绘葫芦下手吧!我速速弄来36色丙烯颜料,摆开各种型号的小排笔,备两盘清水,放好调色盘,手捏葫芦,闭眼凝神片刻,信手挥来……我极喜欢西藏布达拉宫的大门、外墙、喇嘛僧衣上的绛红色,便试着用朱红、浅褐,再加一丁点蓝紫色进行调配,将几只发霉的葫芦都用绛红间黑色打了底,晾干之后,不甘心葫芦底色全被色彩遮盖得毫无匠心,又买来刻章用的刻刀,在底色上细细抠出鱼、鹿、龙、凤、云纹等吉祥图案来,这样一来,葫芦的霉斑被遮住,又未全失素朴本色。抠完之后,远观近赏,很像那么一回事儿。得意之下,又依葫芦的形状绘出几只人形葫芦,顺手把书桌上几块用来压书页的不起眼的石头也绘出了别样滋味。(图1)

见了我绘的葫芦,父亲细细端详,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巧手闺女给葫芦变脸的戏法让他的菜园子重振雄风,他又是愈战愈勇、每战每胜的那个千军统帅了。

未承想,这给葫芦变脸的战事一旦拉开,便一发而不可收,我对葫芦工艺的兴趣就此被挑了起来。

烙画里的荷心安稳

烙画与葫芦最为相配。只因葫芦本色素朴,土黄或白黄的色调让人想到大地以及一切与大地有关的事物,再加上烙画线条带来的古旧与沧桑感,仿佛被烟火熏黑的老房子,房子里的土炕上还坐着白发苍苍的祖母,你只觉得亲切、温暖,以及让人深深怀恋却不可挽回的忧伤。

荷心安稳是我尝试烙画的一件较为成功的作品。我先将葫芦的上半部锯下来,依形勾出花瓣形状,将多余的部分刻掉。下半部是葫芦的主体,我用电烙铁一笔一笔烙出荷花伸展、含苞、半放的姿态,又烙出卷边的莲叶、挺立的莲蓬。在烙铁与葫芦相接的焦味儿与青烟中,线条焦黑中晕染着褐黄的荷花图就完工了。而后,我用点画的方式,一点、两点……千万点,用点的稀疏稠密去表现荷叶与花瓣的明暗面……最后,刻好的荷花插在烙好的荷花图葫芦上,一束光打下来,立体的荷影与岁月感的荷图相映成趣,时光顿时静止下来。(图2)

一笔一笔,一点一点,下笔要准,不能出错……我也好像进入了瑜伽状态,心无旁骛又心游天外。我被生活与工作捆缚的身心竟然得到缓解了,整个人都安稳下来。

剪纸技法与葫芦镂空

上小学时,班上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女孩子,学习不好,个人卫生不好,打沙包跳皮筋抓子都不好……她几乎灰暗到被大家忽略不计的地步。有一天,她带来了几张剪纸,红红的春联纸被剪成了活脱脱的马、兔、狗的形状,有时,马背上还骑个小人儿,或者,几个小人儿有的弯腰、有的伸胳膊、有的抬头望天……看起来真是意趣盎然。我们呼啦一下将她围在中心,你争我抢,你闹我嚷。她骄傲极了,耐心地答应下每个同学要求的小动物,从那以后,每天清晨到校,她都成了我们围拢的中心。那时只觉得神奇,一张平淡无奇的纸,几剪刀就能变成生气勃勃的模样……

当我将这些葫芦拿在手中审视时,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儿时往事里红彤彤的剪纸。我突然想到,相对简单的剪纸图案,是有可能被挪移到葫芦上去的。

我买来电动微雕笔尝试,但可能与手艺不精、握笔不稳有关,总是打滑,一不留神就会雕着这里却误伤了那里。无法,只好继续使用电烙铁,耐着性子将需要镂空的地方一点点烙透……慢慢地,一只凌空飞舞的蝴蝶成型了,一只停栖枝头的蝴蝶成型了,在蝶飞蝶舞之间,我又烙出两朵小花儿,一朵喇叭花、一朵石竹花。(图3)

有了被命名为“蝶乱”的镂空葫芦打基础,胆子大了些,我又将“天香(牡丹与透花窗)”“青鸟吉祥”剪纸搬到了我的葫芦上。与剪纸的细腻相比,葫芦雕刻显得粗放得多,然而,正是因为这古色古香的粗拙,竟让人感到一派天真的烂漫真味呢。

葫芦残片里的匠心

要做出一件葫芦手工器物,常常要以两到三只葫芦为素材,取用这只葫芦的上半部,挖取那只葫芦的细腰部……于是,葫芦残片越来越多了。原想扔掉,但一想父亲在菜园子里的志得意满,就不舍。索性将它们集合在一处,一片一片斟酌,谁和谁能搭配,谁和谁能拼合。

先是不留神拼出一个“孤舟蓑笠翁”,让朋友们都拍案叫绝。又反复盘算葫芦的实用性,想将工艺品与器物的实用性结合起来,琢磨了几天,一只葫芦倒流香炉就成功了。

买了10元钱一盒的熏蚊子的塔香,置于我做好的香炉顶部铁片上,奇怪,那袅袅青烟竟直直向上而去,完全没有倒流的意思。折腾了又折腾,查询了又查询,才知道人家网上卖的倒流香都是下面打了眼儿的。得了窍门,马上给所有的塔香打眼,而后再点燃一枚,片刻之后,一股乳状的烟流从铁片的孔里垂下,直直漏进第二层葫芦瓣里,聚满一瓣白烟后,又从中间的小洞里漏到底部的莲花底座中……(图4)

这情景,让我惊呆了。这,就叫匠心吗?

浮雕里怒放的山丹花

我的童年是在陇东子午岭林区度过的,是地道的在山里野大的孩子,山里的孩子没有不钟爱山丹花的。火红的山丹花似乎就是那山野的魂魄,把所有树木花朵涧泉的灵气都吸纳于一身,它们怒放枝头,它们曼卷花瓣,玲珑精巧的身躯像一簇簇逼人的火苗,在青翠的山坡上跳荡。

即使成年之后,如果有人问我最能动人心魄的花儿是什么,我一定告诉他,是山丹花,只有山丹花才会怒放、会燃烧,会将一面山坡点燃。所以,尽管是那么憨拙木讷的葫芦捧在我手上,我也常常想,怎么样让我童年的山丹丹花奔放在葫芦上。

我选择了浮雕与烙画结合的技法,先将山丹花勾勒出来,而后将其余部分一层层打磨下去,最后用电烙铁勾边、烙明暗面、烫点……很多人见了完工的作品后,惊叹说,天啊,呼之欲出!我按捺住得意,将葫芦翻转过来,他们才惊讶地发现,这只葫芦的背面是瘪进去的,它原来是我家最丑的那只葫芦,但此刻,它被美点燃了!(图5)

看官,当你被这些手作葫芦器物惊呆了的时刻,且听,她掩口胡卢而笑……

(作者系甘肃省庆阳市教育局《庆阳教育》编辑)

2018年05月11日第4版

相关阅读

  • 普通高考
  • 高考快讯
  • 政策解读
  • 高考咨询
  • 中考中招
  • 中考快讯
  • 中考咨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