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新闻 > 正文

好课的“味道”_基础教育

2018-01-03 10:41:30来源:

有一次看青年歌手大赛,阎肃先生是评委,他说:“我听歌喜欢闭着眼睛品里面的‘味’,‘味’正就一定唱得好。”是的,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就要把听者带到草原,唱《英雄赞歌》就要让听者感受到英雄的慷慨。歌手对所唱的歌曲需要琢磨,琢磨得越透,就越有个性,也就越有自己的味道。

古人云:“读经味如稻粱,读史味如肴馔,读诸子百家味如醯醢。”意思是说,读书有三种味道:读四书五经之类味如吃米面,是食之本;读史记味如喝美酒佳肴;读诸子百家之类的书,味如酱醋(好比烹调中的佐料)。不同的书有不同的味道,作家就是烹调的厨师。

歌曲有“味道”,文章有“味道”,课堂亦然。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教师上出的课有不同的“味道”。什么是课的味道?什么是好课的“味道”?味道,就是让人回味的东西;好课,就是让学生不断想起、不断回味的课。

好课要有“真味”。某次省级名师论坛上有一个“名师同课异构”环节,4位省级名师轮番登场,分别呈现了“平行四边形”节课的不同课堂版本。课堂甚是热闹,学生们用纸片、木片等不同道具,在教师的带领下反复拼接着、打闹着,但是几节课下来,听课者竟然品不出这是一节美术课还是一节手工课,反正没有数学课的味道,因为几节课下来,竟然没有一位老师让学生明确说出什么是平行四边形。数学课特有的那种讲究逻辑线索、结论明确、概念清楚、论证有效的味道被热闹冲掉了。近年来,素质教育被喊得惊天动地,课堂改革被功利搞得一片沸腾,这模式那结构,熙熙攘攘,你来我往。大家听说流行什么模式就蜂拥而上,不管什么课,不管什么样的学生,只要跟得上潮流,就能赚个“改革家”。这样的课堂丢失了“真”,怎么上都不会是好课。课堂不能跟风,不能折腾,课堂要追求本真、遵循规律。

好课要有“善味”。教学是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的统一,这种统一的实质是交往、互动。基于此,新课程把教学过程看成是师生交往、积极互动、共同发展的过程。没有交往、没有互动,就不存在或未发生教学,那些只有教学的形式表现而无实质性交往发生的教学是假教学。好的课堂势必有良好的氛围、和谐的师生关系,这些可以归为课堂的“善”。一堂好课,必须得有“善味”。这里的“善味”有三层意味:一是指好课要有情趣,枯燥乏味、机械刻板的课注定不受学生的欢迎。不受学生欢迎的课能称为好课吗?二是指好课要注重情感熏陶、价值引领,遵循学生认知规律,否则,课堂就会患上“丧魂落魄症”,沦为“空心课”。三是指好课要以人为本,充满人文关怀,对学生要尊重其人格、理解其需求、赏识其个性、激励其潜能,真正为学生的幸福人生奠基。

好课要有“美味”。“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音乐如此,好课也有回味无穷之妙。因为,有回味的课,对学生来说,是一种享受、一种喜悦、一种成长;对教师来说,是一种引领、一种修炼、一种期待。好课的味道,靠技艺“着色”,靠情感“添香”,靠思想“提味”。笔者曾去上海参加聚焦课堂“有效设计与实施”小学数学研讨会,杭州市文海实验学校刘松老师的课至今令人回味。他执教的是四年级的“方程的认识”,开门见山就说要认识一个重量级数学量——方程,后引导学生提问题认识方程,归纳出三个关于方程的问题:“为什么?”“是什么?”“干什么?”然后就让学生自找文本,去解决这三个问题,整堂课学习气氛浓郁。对方程的概念,他让很多同学不停地复述。复述是学习的重要手段,经过十几位同学复述,即使没有回答的也了然于胸了。刘松老师还出示了几种方程,让学生按照不同的方式画圈分类,一个接一个学生上去画,一种又一种的集合圈自然生发。很多课堂以总结结束,而刘老师却以问题结束,这种做法独特却又很合理。一节课的结束,不就是另一节课的开始吗?且不说这节课如何高妙,更令人折服的是,下课后,那些第一次听刘老师课的上海学生谁都不走,争着抢着让刘松老师签名。以往粉丝追星的场面呈现在了课堂上,这样的课堂能不是一节好课吗?评委怎么说不重要,专家怎么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学生认可、接受、有收获,学生能学到东西的课就是最美的课、最好的课。

只有把生命投入课堂,才能上出有生命的课。著名数学特级教师吴正宪说:“我们的学生只有一次6岁、一次一年级、一个童年,我们不可以有半点不珍惜学生的生命。每当我走上讲台,我就在想,在今天这节课上,我生命中的40分钟将和孩子生命中的40分钟共同度过、共同消失。我们的生命融合在一起,消失在一起,我要用我的真诚感染学生,我也将感受到学生的真诚……”如果站在用生命拥抱生命的高度,课堂就会充满情感、充满真善美。真善美,就是好课的味道。

(作者单位: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教育局)

《中国教育报》2018年01月03日第11版

推荐阅读
  • 普通高考
  • 高考快讯
  • 政策解读
  • 高考咨询
  • 中考中招
  • 中考快讯
  • 中考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