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考 > 正文

到底谁考上了清华北大?哑铃效应下,愈加迷茫的“中坚层”!

2018-08-10 14:15:58来源:

原标题:到底谁考上了清华北大?哑铃效应下,愈加迷茫的“中坚层”!

2018年清华北大等名校的高考录取工作已经落下帷幕。今年的录取故事中,最令内参君印象深刻的是两个案例:

云南省会泽县小伙崔庆涛,正在工地上拌砂灰、搬砖,收到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据媒体报道,他家属于建档立卡贫困户,至今还欠了不少外债,为供三个孩子读书,他的父亲崔茂荣和母亲许树兰常年在昆明周边县城打工,高考结束后,最令他苦恼的是学费问题。
河北枣强女孩王心仪,以707分的优异成绩,被北大中文系录取。引发无数网友泪崩、讨论的,是她写下的感人篇章:“谢谢你,贫穷,你让我能够零距离地接触自然的美丽与奇妙,享受这上天的恩惠与祝福。感谢贫穷,你让我坚信教育与知识的力量。”

崔庆涛和王心仪的案例之所以引发关注,是因为他们再次激发了人们对于“寒门出贵子”的信仰。而事实上,如果略加留意,便会发现,留给寒门学子考入清华北大等名校的通道从未关闭,而且近些年来一直保持稳定。其中非常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国家政策的强制性:强制清华、北大等名校,通过“专项计划”的招生形式,向贫困地区招收不低于一定数量的考生。

于是,通过研究近几年的数据,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仅以考清华北大为例,一些重点城市中学、超级中学等,把控着越来越多的清华北大名额,头部聚集现象越来越明显;而一些贫困地区的中学,得益于国家照顾政策,考入清华北大的名额虽然不多,却一直保持相对稳定;最尴尬的是那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坚层”考生,他们既享受不到重点城市、重点中学的优质教育资源,又享受不到国家专项计划的优惠政策,绝大多数只能拼裸分。如此一来,便导致这些“中坚层”学校、“中坚层”考生,考取清华北大等名校愈来愈难。

也正是因为他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中坚层”又往往沦为最易被忽视、利益最易被无视的群体。

这种两头强、中间弱的现象,被称为“哑铃效应”。在清华北大这几年的高考录取中,“哑铃效应”已成为不得不引人深思的一大社会问题。

超级中学“利益格局”稳定,把控自主招生话语权

提起“超级中学”,大家很容易想到的一个典型代表是“衡水中学”。伴随着衡水中学巨大争议的,是它近几年逐年飙涨的清华北大人数:

2016年,衡水中学(含衡水一中,下同)考入清华北大的为139人;

2017年,衡水中学考入清华北大的为176人;

2018年,据衡水中学前校长张文茂透露,考入清华北大的预计突破200人!

衡水中学已一己之力,垄断了60%以上的省内清华北大名额。

即使在全国,这种现象依然如此。

从上图可以看出,全国约有1.3万所高中,排名前50的中学,共贡献了2267个清华北大名额,约占全国清华北大录取总数的35%。

而这些中学之所以能考取数量巨大的清华北大名额,与清华北大近些年逐步扩大的自主招生、综合评价等多元录取方式有关。据统计,清华北大近两年录取人数中,80%均是通过保送、自主招生、领军博雅等计划录取,留给裸分考生的名额,仅20%。

仅以自主招生方面,哪些学校最强?我们统计了2018年的数据:

在通过北清两校初审的名单里,人大附中博得头筹,共62人上榜。其他全国TOP高中分别为湖南长郡中学(55人)、衡水第一中学(54人)、北京十一学校(48人)、杭州二中(45人)、北大附中(44人)、长沙雅礼中学(44人)、北京四中(40人)、华中师大一附中(36人)、重庆巴蜀中学(36人)。

毫无意外,这些都是当地数一数二的超级中学。由于这些超级中学占据着最优质教育资源、教练资源、学生资源,因此在自主招生选拔中,占据着天然的优势。

某种意义上讲,自主招生越强,等同于考清华北大的能力越强。

“中间层”有多悲催?考清华北大要多考30分

除了保送、自主招生、综合评价外,清华北大另一种重要的招生方式,便是专项计划,主要招收边远、贫困、民族等地区县(含县级市)及县以下高中考生。

目前,专项计划主要分为三种:国家专项、地方专项、高校专项。而清华北大面向贫困地区招聘的计划,主要是国家专项和高校专项(俗称筑梦/自强计划)。

2018年,全国共有588名学生贫困地区考生拿到了清华北大两校的自强/筑梦计划降分名额,具体各省情况如下:

而入选自强/筑梦计划的,一般可以获得10分、20分、30分、40分、50分、60分不等的降分优惠,最高可优惠至一本线上录取。

除了自强/筑梦计划可以直接获得降分优惠外,国家专项计划招生,则是面向该省贫困地区考生,单独划线、单独招生。

以清华大学为例,2018年清华大学在各省裸分统招、国家专项招生的录取分数线如下:

从上面数据可以看出,一批统招线和国家专项线之间,普遍存在着10—30分的差距。以清华2018年的部分省份为例:

在内蒙古,清华大学文科国家专项线为617分,一批统招线为648分,二者相差31分;

在吉林,清华大学理科国家专项线为664分,一批统招线为693分,二者相差29分;

在广西,清华大学文科国家专项线为650分,一批统招线为684分,二者相差34分。

对于“中坚层”考生而言,如果你没有自主招生降分,又不能享受国家专项待遇,仅凭裸分的话,你可能得多考30分!在1分干掉数百人的高考竞争中,多考30分,何其难也!

“中坚层”的焦虑,远比我们想象中要糟糕

在社会阶层的流动中,最悲催、最脆弱、最容易被牺牲利益的,永远是中产阶级;高考作为决定阶层分化的一个重大抉择,最悲催、最脆弱、最容易被牺牲利益的,同样是那些“中坚层”考生。

而在内参君与广大“中坚层”学校、“中坚层”校长交流中得知,他们的焦虑,远比我们想象中要更糟糕。

2017年,河南信阳市最好的高中——信阳高中,共考取了16个清华北大。这是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数据,然而全校上下,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它被该市下辖的一所县级中学给秒杀了,而且是连续多年秒杀。得益于专项计划照顾政策,该县高共考取了24个清华北大。

于是,在信阳高中当年的高考宣传喜报中,出现了如此“酸溜溜”的一句话:如果按专项计划降20分计,我校可录取清华北大48人。

更悲催的,是那些离省城较近、面临着巨大虹吸效应的“中坚层”学校。以河南省洛阳市为例,洛阳GDP全省第二,总人口近700万人,距离郑州120公里,高铁40分钟车程。在近些年“郑洛一体化”的口号下,源源不断的人才(包括优秀考生)正向郑州涌入。当地最好的中学——洛阳市第一高级中学,已经连续多年考入清华北大的人数为个位数了,甚至有的年份为0。作为河南省第二大经济体,洛阳在教育方面的实力与它的社会影响力远远不匹配。

“考不上清华北大,优质生源就流失了;优质生源流失,就更考不上清华北大了。如此往复,便形成了恶性循环。”在交流中,某“中坚层”学校校长曾无奈地向内参君说道。

本文为爱培优旗下新媒体平台自主招生内参原创。每周五都有自主招生、学科竞赛等相关的免费讲座,欲收听,请加微信优优老师:aipeiyouuu

相关阅读

  • 普通高考
  • 高考快讯
  • 政策解读
  • 高考咨询
  • 中考中招
  • 中考快讯
  • 中考咨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