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考快讯 > 正文

北京高考微作文考到了《论语》,你会答吗?

2018-06-08 14:35:28来源:

原标题:北京高考微作文考到了《论语》,你会答吗?

孔子询问弟子的志向

高考第一天已经结束了,北京考卷微作文第三题考到了《论语》:

在孔子的众弟子中,你喜欢颜回还是曾参?或者其他哪位?请选择一位,为他写一段评语。

这道题,你会答吗?

来跟李山老师一起学习《论语•先进》篇的侍坐章吧。这段文字在《论语》中比较特别,因为它比较长,它是记录了师徒五人的一段对话,讲的是各自的志向,也可以说是一次验证心行的行为,很像一次小考试,而且很有风采,但是这段文字分歧也比较多。

子路的回答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孔子

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子路

夫子哂之。

李山老师

这段话,话音还没落地子路就起来了,说明子路的性格多少有点像宋江手底下的李逵,李逵是赤子之心,从来不暗算你,有的时候还有点粗鲁,但是性格宛然,老师的话还没落地,他站起来,率尔就是非常直率的、坦率的、甚至是草率的,没任何算计,站起来就说,我要是一个千乘之国,千乘之国是一个不小的国家,在春秋时期,绝对不是个小国,“摄乎大国之间”,这个大国不是很太平,有好多更大的国家在威胁它,实际上摄是被挟持的意思。

“加之以师旅”,就是兴师动众打仗,“因之以饥馑”,因是再加,实际上跟加是一个意思,又遭受了饥荒。

这个国家很倒霉,一是很大,但是有更大的国家挟持它,另外它遭受了战争,又经历了饥荒。结果子路说“由也为之”,我子由为之。

“比及三年”,就是等三年,我让这个国家勇敢,也就是摄乎大国之间,师旅的这个问题解决了。“且知方也”,这个方就是礼法,本来是方法、方向,实际上就是做人的方向,做人的前途,也就是知道文明,知道文雅。

“夫子哂之”,就是扑哧一笑,有点不以为然,还带点讥讽,背后台词就是,你看说了多少回了,慢点,想想再说,就不听,我这还没说话呢,所以这一笑比较复杂,带有不以为然的意思。

孔子

求,尔何如?

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冉有

李山老师

冉有,你怎么样呀?这前面是沉闷了,因为夫子这一哂之,大伙儿全慎重了。

求,就是冉有,回答说,方圆六七十里,马上修正,先说了个方六七十里的国家,然后还觉得大,因为刚才子路冒着说,自己这次说个六七十,六七十里的国家很小了,又修正一下,五六十吧。

我冉求为之呀,等到三年,我可以让老百姓吃饱饭,至于礼乐教化,让人民文明起来,精神文明建构,还是等等具有君子品格的人吧,或者有道义的人吧,或者有道的人吧!

这就是《论语》的文字,鲁迅先生曾经说好的小说的文字,我们听着就像邻居家吵架,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实际上《论语》的文字做到了这一点,你看子路,加法着说,冉有减法着说,俩人的性格非常突出。

所以后来在《论语》中出现过这样的句子,“闻斯行诸”,子路问,我们听到一个好道理,是不是马上把它付诸实践,孔子说那怎么可以呀?你有父亲在,有哥哥在,你不能马上就做。冉有问同一个问题,孔子说对,马上行动。

结果公西华就不解了,公西华说问的是同一个问题,怎么俩答案呢?孔子说,子路这个人火爆脾气,老想超过别人,给他撤撤火。冉有这个人,在行善方面比较消极,所以给他加把劲,这就是因材施教,这一段对话下来,马上就知道这两人的性格了。

孔子

赤,尔何如?

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公西华

李山老师

接着孔子又点名了,赤,尔何如?赤就是公西华,公西华说话就更有意思了,我“非曰能之,愿学焉。”

刚才两个同学说的都是我能干什么,到了公西华,这完全是一个非常狡猾的说法了,不让老师踩着,我不说我会什么,我愿意学习一切,这点像外交部的人说话,就是让你抓不住把柄,所以这个地方也可能是有感于前面两个师兄弟说完了以后,老师一个是哂之,一个是没表态,所以这说话更慎重了,就不说我会什么了,我愿意学习一切,说我的态度是愿意学习一切。

下面觉得这样说不合适,先顶住,这是我愿意学习的,不是我能做的,我干什么呢?我“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宗庙就是祭祀,祭祀的时候有人在那儿相礼,怎么跪,怎么拜,怎么上供,那个是有秩序的,在古代仪式这个事情是非常严肃的,在有些文献里记载,有些原始部落,如果你做错了一个动作或者说错一句话,可以处死你,所以后来这个典礼仪式就有很多人在这操持这个礼,实际上儒家最早也是干这个的。

公西华说,我就宗庙祭祀,或者两国君主、诸侯们在会同的时候,我愿意端章甫,章甫是一种礼帽。

这就是公西华的特点,他也说出来了,但是前面加了一句,说我不是会啊,我是有这个志向,你别批评我。这就是这三个学生的表现。

曾皙的回答

孔子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曾皙

孔子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曾皙

孔子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李山老师

最后问曾皙,就是曾点,你怎么样呀?

问到曾点的时候,曾点的鼓瑟的声音突然慢下来了,然后铿然一响,给这个音乐做了个结尾,然后把瑟放下来,站起来,这是在席上坐着的,老师问问题的时候,子路也好,还是冉有也好,公西华也好,实际上都站起来了,都没有交代,但是郑重其事地在这交代了几个动作,一是鼓瑟的声音少了,把音乐结束,把瑟放下,站起来回答问题,这里的描写文字,是非常郑重其事的,因为它是本篇的重点,因为曾点受表扬了,他是这的中心,所以给它着点色。

然后回答说我的想法跟他们不一样,我还说吗?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孔子说,你说。

于是说:“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长叹:“吾与点也。”

这段文字最大的分歧就在这,就是到今天,也难以做出一个大家都接受的定论。

莫春时节,春天有孟春,有仲春,最后那个就是莫春,相当于我们今天割小麦前后,在北方,割小麦前后,还不是很热,但是天已经开始暖和了。

这个时候春服既成,开始穿夹衣,实际上跟今天的夹克似的,夹衣就是春天的衣服,就是双层。春服即成,冠者五六,冠者,二十岁以上叫冠者,中国古代有个成年礼,一旦行冠礼之后,则以大人之礼,尊重你,但是你也要负责任了,冠者五六人,指的是这样的人。

另外“童子六七人”,十三、四、五岁,这个年龄叫童子。我们回到文字,曾皙说莫春的时候,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一种解释在沂水里面洗一洗,可能全身洗,也可能沾点水洗,然后站到舞雩台上风干,最后唱着家回家,很洒脱,这是一种率性而为,这就是所谓的安贫乐道,独善其身。

如果还有一种解释,比如说沿着沂水,或者说在沂水洗一洗,在舞雩台上讽咏,唱歌,那就含着另外一个事情了,就是国家典礼,我作为儒者,我帮着唱歌,这是个歌队,成年人多少,小孩子多少,国家举行雩祭,就是祈求风调雨顺这个大祭的时候,我来歌唱,正好是儒者的本色。

如果让我来说的话,我更倾向于第二种解释,但是我也不敢轻易否定第一种解释就不对。为什么呢?如果真是游泳,真是在那歌唱,什么意思呢?就是整天忙,无事忙!但实际上可能是作为儒者,含着如果是在舞雩台上我歌唱,而且是带着一群人在那歌唱的话,实际上是国家在典礼,我作为一个儒者,我参与这种典礼,典礼完了,一边唱着歌,余韵未了,唱着歌散去,回家了,我是儒者,我坚守这个本份,多了我也不想说,少了我也不想说,或者说不让踩尾巴的,我也不想说,我儒者就是这个心胸,我守着这个礼乐,参与国家这个典礼的时候,我们把这个典礼的事做好,可能就是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自己的志向,不是出去做官,而是守住这个礼乐,也和二三子那个撰不同。

所以这段文字存在着诸多的可能性,总而言之,曾点这套话,把我们带到一个很美好的境界。

这段文字的结果是孔子喟然长叹,深深地从内心发出来的叹,深深地一叹。

三子者出,曾皙后。

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曾皙

孔子

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夫子何哂由也?

曾皙

孔子

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李山老师

三子者出,曾皙后,留下来了,他要问老师,刚才你赞同我,那其他三人说的不对吗?

这个也是很正常的一个心理,自己得了高分,总得问一问为什么。然后夫子说他们三个亦各言其志也以矣。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那老师您为什么不以为然的笑咱们子路师兄呢!

孔子说:“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治国先要讲究谦让、彬彬有礼,什么事都是想到以后就说出来了,不加思考,就这个态度,做不成事。

这还实际上说孔子教育学生,是要塑造君子品格,内修一个品格,外做一番事业,实际上这个品格和事业之间就存在着极其重要的关联。你要想治国,先讲究个礼法,礼里面就包括着谦逊,包括着让别人也发表意见,包括着含蓄。他说话一点不懂这个所以我哂他。

“唯求则非邦也与?”冉有说的不是一个邦国的事情吗?孔子因为对冉有,没有说是,也没有说非,只是听完冉有的话以后,马上问公西华,你怎么想的,好像有点否定。

然后孔子就说谁又见过方圆六七十里,或者像他说的五六十里,不是个小邦国呢?这是春秋时期,春秋时期地方不大的这个国家还存在着一些,到了再往后,走到了战国时期,兼并统一,把这些国全打掉了。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与”,然后就说:“赤也非邦也与?”这是曾皙问。然后孔子说,宗庙会同,这不是诸侯的事情吗?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这句话实际上,你愿做小相,那我请问,谁可以做大相,你说话谦虚地过分了,实际上我觉得也包括着冉有,六七十、五六十这么个小邦,你治这样的小邦,大邦谁治?也就是说,冉有和公西华犯的毛病,和子路正好相反,子路是什么?不知谦让,这两个人过分谦让。

倒是曾皙,儒者,国家典礼的时候,带领着我们的同伴在那歌唱,歌唱完了,高高兴兴回家去,你讲的是一个儒者的本份,而且不失礼乐,终于有人可以恰如其分地去说一个自己的理想,所以这个地方,可能是孔子期待太久,因为三个人说话都不着调,一个冒失,两个人尽量往后缩,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意思,这是我理解的,未必对,阅读一段经典,我们不是求一个是和非,经典只要给我们产生启发,那读经典就有价值。

少习若天成

中小学生该怎么学《论语》

听博雅小学堂两位文史名师

带孩子明辨是非 读通经典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百家讲坛名师李山

精讲《课本里的论语》

覆盖权威中小学教材《论语》字句

孔子后人、台湾哲学教授孔维勤

跟孩子们聊论语

相关阅读

  • 普通高考
  • 高考快讯
  • 政策解读
  • 高考咨询
  • 中考中招
  • 中考快讯
  • 中考咨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