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务员 > 正文

张万钧:一个人的学校 全村人的老师

2017-12-01 15:17:09来源:

吕延涛 著作 《老乡》

“一个人的学校,全村人的老师。”这句话,很准确地说明了张万钧在顾山村的地位。40多年来,村子里所有学生都是张万钧的学生,从爷爷到孙子,没有例外。

张万钧,1954年生,1971年开始在顾山教学点教书,除了中间有两年时间在外地进修,他已经在这所学校工作了差不多40年。张万钧小时候只读过两年书。1965年,张万钧在顾山的耕读学校上学,一边劳动,一边学习。然而好景不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来了,学校就停课了。

1971年2月,村里小学复课,作为全村仅有的“知识分子”,17岁的张万钧成了小学里唯一的老师。自感没有多少文化,张万钧硬着头皮,凭着父亲给他的六本文学书,开始了教书生涯。那时候,他一有空闲就读这几本书,看不懂的就去问父亲,教学中遇到困难也去问父亲,每次父亲都会给他满意的解答。张万钧很崇敬父亲。父亲张志科解放初期曾经担任过固原市委统战部部长,在甘肃省干部业余文化学校读过书。经过长时间刻苦的学习,让张万钧以小学二年级的程度后来读到了大专毕业。

这所学校的全称是彭阳县新集乡顾山教学点,它只招收顾山村、黄湾村适龄的娃娃,娃娃多就多招,娃娃少就少招,没有定数。最初复课时,学校招的是复式班,设一、二、三年级,张万钧给三个班轮流上课。“第一年,学校招了六个学生,这几个学生很争气,后来上马洼学校考沟口中学,全校只考上了六个学生,六个全部是我的学生。”张万钧对第一批学生很自豪。这一批学生后来有的上了中专,有的当了兵,发展得都不错。“有一个还在老山前线荣立一等功,邓小平给发的军功章。”张万钧开心地笑。1975年,沟口公社评选先进教师,全公社共评了17个先进,张万钧就是其中之一。

刚开始教书时,条件很艰苦。那时张万钧在生产队拿工分,按照全队的中等水平拿。另外,一个月有5元钱的补助,后来增加到每月15元补助,但要交给队里8元,自己只剩下7元。当时生产队的劳动分值很低,最低时10个劳动分一年只能分到8分钱,多的时候也只有三四毛钱。“就按多的时候算,一年干到头,只能挣一百来块钱,除去交粮款,就剩不下啥了。”1974年张万钧结婚后,生活更拮据了。“等到有了娃娃,家里的日子苦得就只剩下摇头了。”在教学点和农户们扯磨时,村里的老人都还记得当年张万钧的困难。那些年,张万钧一天到晚都待在学校,忙娃娃们学习,家里的事情一点儿也帮不上忙,连给家里拾点柴的工夫都没有。“老婆天天骂我没出息。”张万钧笑笑。

但自己家里再困难,张万钧一点儿没敢放松学校的事。土地承包前后那段时间,各家的活儿都多,许多娃娃都不来上学了。张万钧要挨家挨户去动员,做学生家长的思想工作,督促娃娃返校上学。有时张万钧还要参加全乡的相关工作,到别的村去动员、督促农户,但效果不理想。顾山村现在三十来岁的人中,有不少男的没上过一天学,女的就更不用说了,大都不识字。这种情况就是那时特殊环境造成的。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张万钧曾遇上一件让他头疼的事,就是教学点的搬迁。原先的教室房子破得不能用了,地方又比较偏,有些娃娃上学太远了。教学点要搬走,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地方。由于土地承包之后,村里的地都分到了个人手上,没有人愿意拿出来,生产队里又没有公用土地,新校址选了好几个地方,最后都不行。后来,张万钧咬牙拿出了自己家里的八分地,队上又用打麦场的地与几户村民对调,才有了现在的校址。共有两亩多,位置就在顾山、黄湾两村的中间,这样两个村的娃娃上学都方便。“现在地多了,不觉得啥,那时刚刚实行土地承包,人口多地少,八分地可不少呢。”但张万钧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去年10月1日,顾山教学点新的校舍在原址上落成,是县上投的钱,共花了219806元。“这项校舍的改造安全项目上,教育局局长、县长都落了名字,得保证质量么。”张万钧介绍。

张万钧的生活彻底改善,是在1992年。1990年至1992年,张万钧在固原教师进修学校进修,毕业后他就从原先的民办教师转成了公办教师。“吃上了‘皇粮’了,日子好了,老婆也没有意见了。”张万钧去固原学习的两年间,上面安排别的老师来顾山教学点代课,等他学习回来后,代课的老师就走了,张万钧又成了教学点唯一的老师。“1992年回来后,一切都变好了。”那以后,又过了20多年,张万钧一直没有离开过顾山教学点。

相关阅读

  • 普通高考
  • 高考快讯
  • 政策解读
  • 高考咨询
  • 中考中招
  • 中考快讯
  • 中考咨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