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成人教育 >正文

高考“钉子户”又没考好 仍坚信高考改变命运

2016-06-16 18:24:16 来源:成人教育
标签:
高考“钉子户”又没考好 仍坚信高考改变命运

四川绵阳:49岁“高考(精品课)大叔”今年第20次参考。

49岁的“高考钉子户”梁实今年又参加高考了。6月7日,梁实准时出现在了四川绵阳市高考考点外,经历了前19次失败,今年梁实首次放弃了自习备考,来到绵阳南山中学实验学校补习。

然而,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梁实失望地告诉广州日报记者,这次考试他又没考好,数学和理综,题都没答完,考试时间就到了。对于未来会否继续高考,梁实坦言目前还没有想好。

梁实说,他非重点大学不上,但近几年来,梁实的高考成绩离一本线都相差100多分,家人也从起初支持他高考,到现在劝他不要再考。可梁实却我行我素,他的心中一直装着“大学梦”,“考不上大学,我始终耿耿于怀。”

人生经历:考了大半辈子

1983年至1985年,梁实连续参加了三次高考,但都没有考上。1986年,父母劝他想开点,去乐山市一所技术学校读书,但他没读几天,就觉得这样的学校并非他所向往的,很快离开了学校。此后他连考5年,依然没有考上大学。

1991年,梁实已经结婚,并成为内江一家木材公司工人,他仍执拗地找到林业局领导,希望组织开证明让他参加高考,那一年,他差10分就上一本线了,这是他离重点大学最近的一次。

1992年,因为年龄限制,他只能参加成人高考,这次,他顺利地考上了南京林业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可梁实却觉得,只有通过普通高考考上重点大学,才算真正地上大学,因此他再一次放弃。

1993年,木材公司倒闭,梁实下岗。为了养活家人,梁实开始做起了服装生意,而后又转做建材生意,仅仅一年时间,他就通过建材生意赚了几百万元。

2001年,教育部发文取消高考报名的年龄限制,这唤起了梁实已经消沉很久的大学梦。

2002年、2003年,梁实先后两次参加高考,但都是通过自习,他成绩都不太好。

后来因为工作忙,他只参加了2006年的高考,分数比2002年的高了20多分。

从2010年开始,工作和家庭比较稳定的梁实,又连续6年参加高考。但多次考试,他都名落孙山,距离他心仪的四川大学数学系录取分数线相距甚远。

梁实1967年出生于四川省仁寿县文宫镇高家公社。虽然父母都是教师,但梁实兄妹5人,没有一个上过大学。虽然梁实在高中的成绩并不算好,但他上大学的愿望却非常强烈。

名落孙山:人送外号“梁三百”

梁实的成绩“很稳定”,从2010年到2013年,他的成绩几乎都是300多分,为此人送外号“梁三百”。不过这两年,他的成绩有所提高,去年,他考了417分。

以前,梁实每天复习功课的地方是一家茶楼。梁实还自称,“一年365天,至少有270天在读高三的课程”,但成绩却偏偏一直上不去。

今年高考,他实在憋不住,跑去上了补习班,但不上不知道,一上吓一跳,“原来以为我基础还可以,但去了才知道现在学生的水平这么高。”

当然,补习班的老师还是得鼓励他:“你是有考一本的潜力的,但学习习惯真的不太好。”

家人对梁实的态度就比较“刻薄”了,早些年梁实参加高考,妻子还挺欣慰:“毕竟不出去打牌不喝酒,读书不是坏事呀。”

但随着“梁三百”的名号火了,妻子对他高考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她就觉得我不可能考上,就不要再去考了。”

梁实的儿子梁冬已经在国外读研,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父亲如果能考上川大,我是真的佩服他。”

梁冬以前特别反感父亲年年参加高考,“都结婚生子了的人,就应该放下梦想,以家庭为重。”

但梁冬现在慢慢习惯了,因为阻止也没用,“高考是他的个人追求,我不再表态。”

梁实在接到记者的电话时,并没有感到任何惊讶,只是非常爽朗地笑了笑,然后承认“今年又没有考好”,至于明年还要不要再考,他现在还没有答案。

电话那头,是不断有人催促他出去玩的声音,高考结束了,资深高考生又有了最清闲的时日。

【对话】

今年又没考好

广州日报:终于考完了,开心吧?

梁实:哎呀,今年考得不很理想啊,特别是数学和理综,考得特别不理想,考卷都没有做完。

广州日报:今年你的目标是什么?感觉能考上吗?

梁实:我的目标一直以来都是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就是一本。但现在看来,一本应该又上不了了。

广州日报:那你明年还准备考吗?

梁实:哎,我现在自己都不知道了。(憨笑着说)

“高考还能改变命运”

广州日报:支撑你连考这么多年的是什么?

梁实:就是上大学的愿望和信念在支撑着我,说句老实话,没有这个愿望,无论如何我都支撑不到现在。我1983年就参加高考了,当初高考主要是为了给自己的人生找出路,因为上大学和不上大学,对以后的人生影响很大。后来随着我的年龄慢慢增长,我觉得读大学为了找好工作这个目的,已经慢慢变得不现实了,但我对于大学的向往之心一直没变,直到现在,大学在我心中依然是非常神圣的。

广州日报:以前的说法是,高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现在你觉得,上大学还能改变你自己的命运吗?

梁实:我觉得关键是我怎么看待命运。如果纯粹从吃饭穿衣的角度来讲,肯定是无法改变我的命运了。但如果从带给人身心愉悦的角度看,上大学绝对是能够改变我命运的。

广州日报:为何你觉得上大学能让你身心愉悦?

梁实:这是我心里的一个结,一直没有上大学,我始终耿耿于怀!(大笑)我就是向往大学殿堂。

广州日报:你要考上大学的信念是怎样培养起来的?

梁实:就是一种向往,我小时候就特别崇拜知识分子,对科学家和工程师特别仰视。

广州日报:你心仪的大学和专业是什么?

梁实:我比较向往的还是四川大学,以前我比较想读数学,但现在我也想改变一下。

自认心理年龄十几岁

广州日报:你之前一直是在自习,为何这一次选择去学校复读?

梁实:因为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正规的学校接受系统的教育。我以前自习,更像是“游击队”,不是“正规军”,这么多次高考失败后,我觉得还是要去专业学校学习。

广州日报:觉得补习学校的生活怎样?

梁实:还行,上补习班对备考很有帮助。当然学习还是很累的,毕竟是在高考冲刺阶段,学校管理的方方面面都非常严格,肯定没有我在家里自学自由。

广州日报:你平时在学校的作息时间是怎样的?

梁实:6点20分起床,吃早饭后马上早读、上课,中午12点40分下课,下午两点继续上课,晚上吃过饭后就晚自习,一直到晚上10点半准时休息。

广州日报:身体吃得消吗?

梁实:呵呵,基本上可以。

广州日报:跟同学年龄差很多,别人怎么看你?

梁实:我们相处很好。我不太喜欢和年龄大的人打交道,上了40岁的人,不会和他们摆龙门阵,我觉得与这些人有“代沟”,40岁太老了。

广州日报:补习班里的老师同学都怎样称呼你?

梁实:同学一般叫我“梁哥”,老师的年纪都比我小,我们之间就比较随便。他们有时候叫我“梁叔”,有时候叫我“老梁”,还有人叫我“梁大爷”。(大笑)

广州日报:你在补习班的成绩怎样?

梁实:哎,没去补习班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各方面都还可以,去了之后才觉得,他们的成绩都很好,我在班里的成绩比较靠尾。

广州日报:那你的心理年龄是多少岁?

梁实:我就是一个十几岁的青沟子娃娃。(注:中国西部一些地区把人的屁股叫作 “沟子”。所以,“青沟子娃娃”是指乳臭未干的少年)

广州日报:老师觉得你能考到一本吗?

梁实:老师觉得我考一本的潜力是有的,但因为我的学习习惯不太好,所以他们觉得要考一本有点吃力。

广州日报:前几次考试离一本线有多少分?

梁实:前几次差远了,基本都是差100多分。

广州日报:如果你今年考上了二本、三本甚至大专,会去读吗?

梁实:不会,一本是我的最低要求。

广州日报:参加了20次高考,觉得高考的难度逐年有何变化?

梁实:其实题目都不是太难,但题量对我来说确实太大了,而且越来越大。考试的时候,我简直没有思考的时间,效率还是比较低。

家人都不相信我能考上

广州日报:如此执着高考,家人怎样看待你?

梁实:从前他们还是很支持的,但这几年我的分数很低,现在他们都不相信我,觉得我肯定是考不上,是在做完全没有必要的事,劝我还是放弃算了。

广州日报:你之前一直经商,这一年复读,生意和家庭怎样料理?

梁实:我是做建材的,操作流程都比较固定了,有时候有事就电话联系。我生活上要求不高,只要吃饱穿暖就可以了。

广州日报:你的儿子对你高考持什么意见?

梁实:他现在读研究生,他觉得我的行为无法理解,希望我放弃高考,但他也没办法,毕竟脚长在我身上。

广州日报:你觉得要是再复读一年,有可能成功吗?

梁实:再复读,成功的几率肯定增大了很多。

广州日报:别人觉得你现在高考是一种作秀,对此你怎么看?

梁实:他们怎么说我也没办法,他说他的,我做我的,就行了。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