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成人教育 >正文

有一种回忆叫同学

2016-04-19 15:44:56 来源:成人教育
标签:回忆 同学

以前,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因为内向,让我有喜有忧,喜的一点是内向成就了我微不足道的文学天赋,忧的一点是因为内向我从没有过初恋的体验。我从师范院校走出的那一天,我独自对天发誓——我要让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人在不经意间对我惊呼而另眼看待。时间从指缝间悄悄溜掉,我的心境在这种不知不觉中感觉脉动的好快好快,二十多年已经过去了,昨夜,我翻阅那几本留言册,那些和一个个同学朝夕相处的日子,水灵灵地闪现在我的眼帘,让我根本无法释怀地是这个世界本该就是一个缘,这究竟为什么?茫茫人海之中,大起大落者,是归于何者?总之,我唯一要说的是有一种回忆,绝不是过去,我们该称它为“同学”。

1985年,我在一所乡村中学读初中。那时,我们的生活并不好,吃得尽是高粱馒头,血红血红的,硬呼呼的质感,我的同桌是个来自于县城的回民女孩,她个头比我矮,身体胖乎乎,这个女孩子叫樊淑琴,现在,我只记得她的名字,她是班主任的外甥女,所以,班主任对她格外看重,让我这个学习尖子帮衬帮衬她。

她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女孩子,每天早晨,早操下后,她总会按时偷偷地递给我一个苹果或者一块面包,唯恐别的同学看见,她用一方花手帕紧紧裹住,攥在袖管里,迅速塞到我的胸前。每次,我总是不好意思地默默接受。每天下午放学时,她示意我,把手帕还给她。

这种约定俗成纯属于她一个人摆布,而我,只是默默接受。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这种优越的神幻般的享受似乎很不长久。我记得那是一个下雨的日子,那天早晨,她到校很迟,班主任已经开始上课了,她没有打报告,一下子推开教室的门,顿时,班里的每一个学生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她,班主任有些生气的样子,火火地质问她:“你怎么这样散漫不尽责?”当时,她无神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无奈,似乎又有几分委屈不安的神色。

还好,她一句话没有说。

班主任训斥了几句,让她回座位。

她快速地走过来,我一眼瞥见她袖管里鼓鼓地塞着什么,我极其渴望这又是什么奢侈的美食?

我故意装着没看见。而她,开始打开了书,靠我这边的右手始终没动。

上课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我突然感觉左手热乎乎的似乎触到了柔软的东西,我不由自主地低头一看,她把右手伸过来,袖管里露出的花手帕分外鲜明,我不能自已地迅速将这花手帕包着的东西塞进我的抽屉,我担心被老师看见或者被学生告发。

那天下午放学时,班主任突然叫我到他的办公室。

我忐忑不安地走进班主任的办公室,班主任说:“从明天开始,你的座位调整到最后一排。”

至此,我没有理论什么,一声不吭地回家去了。

从此,这种每天奢侈的享受隔断了,而她总会在课间问我最近吃的什么,每次,我总会支吾几句,我的心里,不知怎么,总感觉到有一种不安。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期末,她突然辍学了,听班主任说,她家里爸妈离婚了。就在她离校的那一天,她特意到教室找我,我记得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会记得你,送你这方花手帕,你要吗?”

我收下了,后来,搬家的时候,这方花手帕遗失了。

她,是我人生旅途中的一个过客,可,匆匆之间,却给与我一生美好的回忆,这种纯真和友爱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恋情,她,我的初中同桌,同学,使我真正懂得了友爱的价值,即不需要奢侈的赠品,往往最廉价的也就是最感动的。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