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独家访谈 >正文

据说讲情怀的大学连厕所都不放过

2016-04-14 10:39:17 来源:独家访谈
标签:讲情怀 大学厕所

吃香喝辣须有方便之门,宽衣解带皆因头等大事。一入了校园就被“文化”了。厕所可以唱歌,厕所可以看戏,厕所甚至可以“变性”……有惊喜的地方必有创意,有创意的地方才能让“方便”胜于方便。

根据教育部数据统计显示,我国高校在校生中(包括高职高专生、本科生、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女生所占比例一路“高歌猛进”,到2014年已经达到51.92%。女生比例不断上涨让很多大学面临一个现实问题:女厕所不够怎么办?江西农业大学曾因考试周期间图书馆女厕蹲位数量无法满足需求,把部分男厕临时“借给”上自习的女生用;厦门大学则在2012年秋季开学也对部分男厕进行紧急“变性”,以解广大女性师生燃眉之“急”。厕所虽小,但关乎全校师生的日常生活。国外高校对这个“小地方”的管理,不乏更多贴心之举。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网站

看校园信息,请移步厕所

人们在上厕所的时候还能干点什么?细心的人会发现,如今很多商家已经开始抢占专属于厕所的“碎片化”时间,将广告贴进厕所了,聪明的大学管理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黄金档”,将厕所打造成有助于学生获取校园信息的“消息集散地”。美国棕榈滩大西洋大学曾试图通过电子邮件、海报、校园简报等方式将校园新闻传达给学生,但学生每天接受大量互联网、电视、报纸、杂志传递的信息,很容易将“微不足道”的校园信息忽略。后来学校将印有学校新闻的《校园杂谈》张贴在学校大部分厕所便池上方以及每一个小隔间的门上,并且发现这种新的信息传播方式的确有效——毕竟每个人都得去厕所,而且在那个地方除了看这份《校园杂谈》,别无选择。

除了校园新闻,一些大学还会将涉及学生隐私的信息张贴在厕所这个相对私密的地方。例如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厕所的门上会看到“被性侵后该如何正确处理”以及鼓励被性侵者及时报案的宣传页。

天籁声,掩尴尬

日语中有个词叫“便所饭”,指的是因为不合群独自一人躲在厕所里进餐。在东京大学法学院的厕所内就曾贴出过“厕所内禁止进食”的传单。这种怪僻的行为体现出日本年轻人不善于沟通的现状,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他们的厕所确实相当干净。然而日本对厕所的重视不仅体现在卫生上。东京大学厕所的马桶上有个装置,触动上面的按钮厕所里就会响起舒缓悦耳的音乐,这样可以避免让外面的人听到自己如厕时尴尬的响声了。而且别以为这样贴心的设计只是东大的“独家奉献”,其实很多大学的厕所都会“唱歌”。

“特别的厕所”,给“特别的你”

变性的学生虽然在大学中是“非主流”群体,但是一些学校还是希望尽可能为他们提供舒心的如厕条件。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将女厕改叫“厕所”,男厕改称“带壁挂式小便斗的厕所”,这样变性的学生就可以根据需要选择厕所,而不用纠结到底该进哪个门了。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一做法并没有迎得“满堂彩”,至少该校的一些女生就表示和“男生”共享厕所还是有些怪怪的。

美国高校中也有一部分“特别”的学生,他们曾抱怨因为长相或穿着问题,自己在上厕所的时候会遭到含有敌意的评头论足。因此很多大学为了这个特殊群体对厕所进行“性别改造”——“男厕”和“女厕”被更中性的用语“洗手间”替代。而且“中性厕所”不仅可以满足“跨性别一族”的需求,隐私意识特别强的人、残疾学生、带幼儿上厕所的成人、看护异性的人等都是它的受益者。

更舒适的,卫生纸体验

“手纸不是小问题,紧要关头急死你”。在美国高校的厕所中,卫生纸是必需品,一些学生为了强调卫生纸的重要性,还把它的质量戏称为“身体重要的一部分”。

堪萨斯大学每年消耗超过10万卷卫生纸,出于成本考虑,学校采购了便宜一些的单层卫生纸。不过这种卫生纸质量不佳,轻薄易破,学生的“用户体验”很差,不满的声音不仅充斥在校园,还惊动了校友杂志。2012年秋季开学,该校学生欣慰地发现,经过2011年年底的“抗争”,学校提供的卫生纸终于从单层变为双层。其实早在十年前美国的大学生就有过争取使用质量上乘的卫生纸的经历。1998年哈佛大学的学生抱怨卫生纸质量差,把事情捅上了校报,最终也以校方的妥协——用双层卫生纸替代单层卫生纸而告终。不过也有人担心,堪萨斯大学的双层卫生纸供给会走上一些学校的老路——随着学生开始顺手牵羊,高质量的卫生纸又该在厕所中消失了。

某个圣诞节前夕,美国东新墨西哥大学收到一份特殊的圣诞礼物——80卷卫生纸和一张写在圣诞卡上的道歉信。这位“礼物”的寄送者在信中称,他是这所大学的毕业生,因对若干年前偷了学生宿舍里的卫生纸深感愧疚,所以寄来一箱卫生纸作为补偿。尽管有人怀疑这箱“充满歉意”的卫生纸可能是某个人的恶作剧,但无论真假,学校的官员称“他已经被原谅了。”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